他先后在新加坡《南洋商报》《光明日